鸿蒙落地!余承东:华为不惧封杀,10亿建生态,明年全面替代安卓

发布时间:2020-09-11 点击量:55 HOT:56

  鸿蒙不再是PPT了。近两年来,一直承受重压的华为高接抵挡,见招拆招,唯有系统和芯片这两大底层问题始终无法得以正面解决。

  上周,系统问题正式得以解决,华为表示,鸿蒙系统2.0已趋于完善,明年就将率先登陆自家手机终端。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直言,“如果以后再封杀,让所有中国公司都不能用谷歌生态的话,鸿蒙生态就可以全球销售,把替代谷歌的生态建起来。”

  盘古开天,鸿蒙元气。对于它,我们有着期待,更怀着忐忑。在苹果iOS、安卓这两座大山面前,鸿蒙能行吗?

  对此,别无选择的我们只能去相信未来。而且,别忘了,当初iOS、Android起步之时,不也是面对诺基亚塞班(Symbian)这样一座大山吗?

  操作系统并非不可攀登的天梯

  在一些年轻人看来,iOS、Android将会持久繁荣,鸿蒙毫无机会可言。

  其实,从历史来看,这两大系统的繁荣也不过十年而已。NetMarketShare的数据显示,2007年Q2,手机操作系统前三分别为塞班、Windows Mobile(微软)以及BlackBerry OS(黑莓),共占据了超八成的市场份额。

  之所以iOS、Android可以取代塞班等操作系统,或者说塞班等操作系统在面临时代的变革时一击即溃,原因如下:

  移动互联网成熟,促进移动内容的爆发。2009年初,工信部发放3G网络牌照,使得图片、视频等内容的网络传输成为可能。Opera数据显示,2009年,全球移动数据流量同比增长了127%,移动用户数同比增长了149%。

  而iOS和Android问世时,正是3G网络爆发前夜,可以毫无负担的针对移动互联网需求进行产品建设。比如iOS上市之初,就主动适配了一块3.5英寸大屏幕,还保证了系统可以随时根据需要进行更新,并且可以灵活显示富媒体内容。

  塞班是嵌入式系统时代的产物,拓展空间极为狭窄,显然无法满足消费者对手机功能越来越丰富的需要。也正因此,诺基亚在塞班江河日下的时刻,并没有空守塞班,而是在2011年押注专为移动互联网定制的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但遗憾的是,由于iOS和Android已经抢占先机,并且微软的战略也存在一些问题。最终,诺基亚随着塞班彻底沉船。

  十年之前的一幕在今天有机会再次上演,新晋力量翻盘固有势力并非神话,操作系统并非不可攀登的天梯。

  2019年,随着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5G商用牌照下发,终端操作系统的变革又开始被提上日程。

  从行业来看,随着5G网络的成熟,未来多设备互联必将成为趋势。仅以家庭场景为例,Strategy Analytics数据显示,预计到2023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将达到1.1万亿元人民币。

  与此前终端变革仅聚焦PC、智能手机等单一设备所不同的是,5G时代的终端变革会更加碎片化,手机、电视、车机等等产品都会被纳入其中。如果沿着此前的道路,为每个终端都设计一套操作系统,显然是极其不现实的。

  有意思的是,早在2014年,苹果其实就看到了这个趋势,因此推出了Homekit中枢、家庭App等产品,并且尽力缝合iPhone、Mac、iPad之间的界限,但是因为这些终端的系统并非专门为碎片化的IoT设备所打造,而且终端与终端之间的界限又那么的泾渭分明。所以,直到2020年,苹果在万物互联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在这个背景下,基于微内核、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鸿蒙,在底层设计理念上其实就已经领先了一大步。

  结合历史趋势来看,鸿蒙OS恰处一个时代结束与后一个时代开始的混沌期,这无疑是鸿蒙OS崛起的机会所在。

  也就是说,虽然鸿蒙OS是在美国封杀之后才出现,但是已经在手机终端取得绝对优势的华为无疑会早早布局面向下一个时代的技术,因此,鸿蒙OS的诞生其实是一种必然,而美国的禁令无疑加快了这一进程。

  三大优势构成鸿蒙突围关键

  如同已经故去的Maemo系统一样,只是看到了趋势并不能解决问题,鸿蒙如果没有“杀手锏”,也未必会在下一个时代绽放光彩。

  在万物互联时代,由于并不会彻底革新智能手机终端,在这方面掌握优势的苹果或谷歌也完全可以“楼上再起楼”。因此,鸿蒙OS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

  幸运的是,华为也看到了5G时代操作系统变革偏向于广度的特征,因而迎合时代的趋势从这两方面开始着手建设鸿蒙OS。

  鸿蒙OS是面向下一个时代的操作系统,但是其毕竟是要依托于终端。因此,繁荣的软件生态是鸿蒙无论如何也绕不过的门槛——而这个门槛恰恰是近些年来挑战iOS和Android的操作系统纷纷失败的首因。

  为了打造繁荣的生态,华为发挥了“一站式”的优点,通过多终端的IDE 工具,为开发者提供了一条龙的开发环境,使得软件可以更加方便的在全维度的终端转移。

  据华为表示,以HDC.Together为开发工具开发后,WPS 应用在手机、平板电视间转移时,可以自动根据屏幕的大小、设备的特性,调整内容布局,极大增强了终端与终端之间的联系,并且提升内容的流通效率。

  此外,为了刺激鸿蒙OS生态的爆发,华为还宣布将启动 10 亿美元的“耀星计划”,激励全球开发者开发基于 HMS 核心的 App。

  华为数据显示, 目前HMS全球活跃用户已超 7 亿,覆盖全球 170 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注册开发者达 180万,集成 HMS Core 的应用接近10万。

  2020年 1 月至 4 月,HMS 生态在全球范围内广告服务提升 42%、分析服务提升 500%、地图服务提升 1300%。结合这种增速来看,一方面押注趋势,另一方面持续吸引开发者,未来鸿蒙OS的生态想必将会持续健康成长。

  如果说生态决定了鸿蒙OS在现阶段能否吸引消费者的话,那么分布式技术就可以称得上是鸿蒙OS进入未来的钥匙了。

  前文提到,苹果早在2014年就看到了万物互联的趋势,但是受限于时代思维和产品惯性,以苹果为首的玩家仅仅将高频使用的终端作为联系万物的中控台,忽视了万物互联真正要革新的是终端与终端、终端与中控双向联系的产品特性。

  针对这个问题,华为拿出了分布式技术,也就是说将终端彻底打散,然后再通过联网技术共享整体,以用户的使用需求为中心构建万物互联的生态。如此一来,在用户生活中的电视、手机、电脑就不再是孤立的产品,而是成为了一个整体化的“虚拟协同终端”。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此前手机和PC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终端产品,但是鸿蒙OS却可以将这两个终端以需求为中心结合在一起——如果我们需要在PC上处理纸质文档,那么直接通过手机扫描即可将文档添加至PC。

  更重要的是,华为还考虑到了万物互联碎片化的产品特性,没有让鸿蒙OS故步自封,而是宣将布鸿蒙OS捐赠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开源孵化。

  尽管鸿蒙OS开源与Android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是结合鸿蒙OS的行业背景考虑,且开源不仅仅起着吸引终端厂商的作用,更是在IoT玩家们闭门造车之外,提供了一个开放式的旗帜,这对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来说,无疑有着更重要的意义。

  总的来说,虽然鸿蒙OS刚刚诞生一年,但是由于华为在消费级市场以及底层通讯技术方面侵染许久,因此其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有着极为精准的预判。

  这种预判下放到鸿蒙OS上,就会在生态和连接两个层面发挥作用,横向的将软件和设备串联起来,使得鸿蒙OS一方面具备现有操作系统的生态优势,另一方面又具备苹果安卓所欠缺的连接优势,当这些优势叠加,鸿蒙OS就被赋予了突破性的特质。

  “没有人能够熄灭满天星光。”鸿蒙,就是这个天空中刚刚被点亮的那盏星辉。

冀公网安备 13100302000800号